成考“末班车”尚早,新政对考生影响几何?

10-10 08:41 首页 北京考试报
点击上方“北京考试报”免费订阅  



  多家网站日前转载一篇名为《学历继续教育将取消,上班族扎堆赶名校成考末班车》的新闻。在成考报名之际,此篇报道立刻在考生人群中引发热议。数据显示,8月29日北京教育考试院成招办网上咨询活动中,考生提问数量比去年翻了一番,有不少考生直接提问是不是明年就没有成考和成人学历教育了?


  那么,成人学历教育真的会取消吗?教育部此次关于成人学历教育的新政策对于成人学历教育的发展和考生而言有多大影响?成考生有必要在今年成考报名期间去追赶末班车吗?


说法:成人学历教育将取消?

真相:典型“标题党”,教育部澄清误传


  从整篇报道来看,此条在上班族学习者当中广泛转发的消息确实有事实依据,但各大网站在转载过程中均犯了“标题党”的谬误,标题与文章内容互相矛盾。


  先看这篇报道有关的事实依据:


  2016年底,教育部发布《高等学历继续教育专业设置管理办法》,自2018年起,普通高等学校将不再举办本校全日制教育专业范围外的学历继续教育,没有举办全日制专科层次教育的普通本科高校,不再举办专科层次的学历继续教育。


  而在这段话及整个文件当中,通篇找不到一处可以佐证“学历继续教育将取消”的文字。事实上,只要认真解读上述文件内容,就不难发现,按照教育部精神,新政策给成人学历教育带来的主要变化有两点:


  

一、普通高等学校将不再开设全日制教育专业范围外的学历教育。简单来说,比如某高校全日制专业中不包含“人力资源管理”这一专业,那么在成人学历教育中,也不能开设“人力资源管理”专业。


二、如果普通高等学校没有开设全日制的专科层次教育,那么在成人继续教育中也不能开设专科层次的教育。简单举例来说,如果一所普通高校在高招中根本没有专科专业的培养层次,那么在成人教育中也不能开设专科专业的培养层次。


  通过以上分析可以看出,此次政策调整与所谓“取消学历教育”的说法相去甚远。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司长王继平于8月30日澄清,普通高等学校开展高等学历继续教育将会继续进行,不存在“末班车”的问题。去年教育部印发《高等学历继续教育专业设置管理办法》,是为了促进普通高等学校里的学历继续教育健康发展。


说法:上班族明年彻底无缘名校专科学历?

真相:政策调整不会阻绝求学之路


  “上班族明年彻底无缘名校专科学历”作为此篇报道中重要的一个段落,其观点确实建立在对政策的字面分析上,然而将此次政策调整对考生的影响简单概括为“这是高中或中专以下学历的上班族最后一次报读名校专科(‘高起专’)的机会”,一则显得过于武断,二是曲解了上班族考生参加成人学历教育的需求和意义,将政策调整渲染成对在职考生学习需求的冲击性影响。


  需要厘清的问题是何谓“名校”,而名校在成人学历继续教育中又占多大的比重?以北京为例,2017年参加北京成考招生的在京院校共有68所,其中主要分为独立设置的成人院校与普通高校继续教育学院。开设继续教育学院的普通高校中包含具有本科层次的市属普通高校、专科层次的市属高职院校,以及教育部等部委直属院校。而所谓的名校,在一般人印象中,对应的就是参加成考招生的部属院校和少数市属院校,两者所占比例不到这68所招生院校的一半。


  在这些“名校”中,有少数院校在普通高校全日制办学框架中本身就有专科层次的培养专业。此次政策调整不会完全取消这一部分院校在高起专阶段的招生资格。因而此次政策调整主要涉及的院校,其实是多数只有本科层次的市属普通高校和部属院校,也就是说明年可能有将近一半的院校停招高起专。


  从学校的数量规模来看,这是一次很大的调整,然而就考生层面而言,实际影响有限,不会大大提高高中或中专以下学历上班族参加成人学历继续教育的门槛,更不会阻绝考生参加成人学历继续教育的道路。(以下内容仅就现行政策进行分析)


原因一,高起本招生专业仍继续招生。此次政策调整只涉及部分高校的高起专专业,高中起点考生还可以直接报考高起本层次。原先高校的高起专计划有可能向高起本分流。

  

原因二,替代方案有很多。成人高考只是成人学历继续教育中的一类,成人学历继续教育中的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开放大学等的高起专层次,不会直接受此次政策调整的影响。

  

原因三,“专科”学历越来越成为一种过渡性需求。在高等教育越发普及的今天,即便是高中起点的考生,也越来越多地将最终学业目标定位在本科。专科学历作为一种过渡性需求,是否是来自“名校”已越来越不重要。

  

原因四,专科学历需求本身就在日益减少。相比于10年前,如今成人教育潜在学习人群的学历结构已发生很大变化。近10年来,北京地区成人高考报名人数,从逐年下降转变为趋于稳定。就考生而言,参加高起专、专升本的两类考生人群数量呈现此消彼长的关系,报考高起专的考生比例越来越少,报考高起本的考生比例有所增加。与之对应,普通高校继教院近年来高起专专业数量也在缩减,甚至少数院校已多年没有开设高起专专业。某市属院校继教院招办负责人介绍,从去年招生情况来看,虽然学校高起专专业数量不少,但在最终录取的3000多名考生中,高起专新生只有五分之一左右。此次政策调整其实本身就契合了考生学历结构的变化,因而政策落地后,不会像部分媒体渲染的那样,对考生的学习道路产生冲击性影响。


  从新闻写作的角度来看,“上班族明年彻底无缘名校专科学历”,既没有偏离事实太远,也是一个非常抢眼的标题,但某种程度上,却一厢情愿地将现在的成人学历教育学习者描述为一个非常看重“名校光环”的群体,进而夸大了此次政策调整的影响范围,甚至容易让人将之视为一种负面影响,没有把握住此次政策调整的真正意义,以很强的暗示性唤起人的潜在学习热情。然而,今年考生真的有必要去赶所谓的末班车吗?“名校专科学历”真的那么值得追捧吗?



真命题:有没有必要今年就抓紧报考?

建议:学习永远不嫌早,报名却要规划好路


  此次部分考生抱着“赶末班车”的心态准备报名成考,从正面来讲,确实是在新闻传播效应的影响下,学习热情得到激发。但如果是抱着“机不可失”的心态,对学业缺乏科学系统的规划,仅仅是在“名校光环”驱使下跟风报考,可能未必会取得良好的学业效果,或者让学业成果与之前的预期产生很大落差。


  前面已经提到,在成人教育里,专科学历越来越成为一种过渡性需求,那么名校的专科学历是否与“非名校”之间在含金量上存在很大差别呢?


  考生要认识到的是,成人学历继续教育与普通高等教育在性质上有很大区别,而从“名校光环”这一社会心理效应来说,依然如此。在高考中,一所顶尖高校A的录取分数,可能与一所普通高校B相差几十甚至上百分。而在北京成考当中,高校A继教院当年的录取分数,则很可能与高校B之间只有几分之差,或者完全一样,甚至很有可能就是当年全市录取最低控制分数线。这样的情况,与近年来北京成考生规模的缩减有关,但更与成人学历教育的特点和考生群体的日趋理性有关。


  同样的分数,你可以进一所名校,却选择了一所名气差不少的高校,“你系(是)不系(是)傻”?如果考生抱有这样的疑问,就说明本身没有认识到参加成人学历教育的真正价值,没有准确定位学习目标。


  那么是什么决定考生志愿的选择呢?


  

首先是专业。对于上班族学习者这一群体来说,主要的学习需求不是“拿个学历好当求职敲门砖”,而是让与工作和职业发展相关的专业知识得到提升与认可。一所名校没有与考生职业需求相关的专业,名气再大,对考生的事业发展也未必有用,一所高职院校恰恰开设了和考生职业相关性较强的专业,那么可能就成了考生的最佳选择。


  

在专业这一选择要素之外,左右考生志愿的第二大因素同样不是名校光环,而是交通便利性因为上班族学习者和全日制普通高校学生相比,存在一个明显差异——工学矛盾。在需要兼顾工作的前提下参加面授学习,对通勤便利性的需求就会凸显,周而复始的舟车劳顿,很容易放大工学矛盾,挫伤学习积极性,甚至直接导致学业难以为继。


  除了以上两点之外,考生在报名前还要做好心理准备,因为最大的考验其实并非来自成人高考的选拔功能,而是来自学业本身。仅仅是考勤这项在全日制学生那里完全不是问题的考核指标,就可能难倒不少已经为工作家庭付出很多精力的考生,因为工学矛盾的存在,确实有一部分考生最终选择休学或退学。


  所以,对于准备参加成人学历教育的考生而言,“赶末班车”是一个伪命题,能不能拿名校专科学历是一个小问题,真正的问题是考生是否已经为将来的学业做好了科学的规划和充足的心理准备,是否已经拥有了应对成人高考及大学专业学习要求的知识储备,是否已经明确了学习目标和学习目的,以及是否已经有了足够克服工学矛盾的意志力。学习从来不嫌太早,但选择何时参加一项系统的成人学历教育,一定要以充足的准备为前提。


  而重新回到此次的政策调整本身,成人学历继续教育经历了数十年的发展变迁,早已过了以补充学历为主的阶段,主流考生群体的学习需求也由单纯拿学历,逐渐向提升职业能力,以及终身学习等更为务实与长远的方向靠拢,对名校光环的追捧心态已率先在成人教育领域褪色。在新的社会背景下,成人学历继续教育的使命只是适应时代发生转变,而远未结束。归根结底,正如王继平所言,教育部出台此项政策是要为“促进举办学历继续教育的高等学校明确办学定位、聚焦主业、办出特色、确保质量”,让成人学历教育更好地服务于新的时代需求,满足新的发展趋势,从而让考生切实获益。





微信编辑:徐晗




首页 - 北京考试报 的更多文章: